探访长沙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:只想让你记得多一点再多一点

  探访长沙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:只想让你记得多一点再多一点8月25日,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,几位入住的老人正在唱歌跳舞。 记者 潘显璇 摄

  8月25日,位于长沙市芙蓉区隆平路869号的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,窗明几净的客厅里,几位老人正在电视机前载歌载舞,一旁的开放式厨房,工作人员正忙着做饭,饭香满屋……如果不注意门口的招牌,你丝毫不会觉得这是一家养老机构。

  在这里,每一位老人都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肯定,快乐、舒适、有尊严的环境,让每位入住的老人都将这里当成了家。

  人们说,鱼的记忆只有7秒钟。有这样一群老人,随着岁月流逝,他们的记忆变得像鱼一样。

  他们可能会忘记回家的路,忘记最亲的人,甚至忘记了吃饭与睡觉。他们的记忆被悄悄“偷”走,而这个“小偷”便是阿尔茨海默病(俗称老年认知症)。

  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,更像一家特殊的“养老院”,里面住着的,都是记忆被“吞噬”的老人。可是虽然失去了许多记忆,他们却没有失去爱的能力与被爱的权利。

  写书法、画画、跳舞……77岁的黎勇(化名)是长沙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的活跃分子,人缘颇好,被大家亲切地称为“黎叔”。不过,2019年9月刚入住时,黎勇可完全不是这种状态。

  几年前,黎勇确诊认知症,每天都会焦虑地到处找东西、藏东西,对金钱失去了概念,外出买东西、吃饭经常被骗,脾气也变得暴躁,激动时甚至会用头撞墙。为了让黎勇得到专业机构的照顾,家人找到了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。

  刚入住的半个月,缺乏安全感的黎勇每天都焦虑地嚷着要回家,最严重的一次甚至自己打包好了行李蹲守在电梯口,用头撞击电梯门,恳求照护人员将他送回家。照护人员对其进行了情绪上的安抚,用善意的谎言告诉他“晚上暂时没车,明天再办手续回家”,其情绪才好转。

  为了让黎勇快速适应环境,工作人员经常带着他参与集体活动,上午做八段锦、唱歌,下午写书法、绘画等,让他渐渐体验到了集体生活的快乐。不过,因为对金钱失去了概念,适应了新环境的黎勇还是会因为自己吃饭没有给钱而愧疚。“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,照护团队在分析后想出了‘奇招’,每天给他派发诸如浇花,协助工作人员择菜、派餐、打汤等‘工作任务’来抵扣饭钱,他忙得不亦乐乎,很有成就感。”长沙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院长王三香回忆。

  实际上,类似的“奇招”,几乎每天都会在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上演。“比如有老人尿湿了床单却固执地不让护理人员清理,护理人员会说这是她自己不小心打翻了水杯所致,如果不换床单,自己会被开除,恳请老人配合。这些老人都很善良,很快就会同意。”王三香说,俗话说“老小孩”是有道理的,老人也需要“哄”,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非常重视与老人的互动,无条件地倾听、认可他们,每天都夸奖他们,所有的老人在这里都能收获到尊重和对自我价值的肯定。

  有统计显示,认知症患者的群体十分庞大,65岁以上每20人中就有1人患认知症,80岁以上则是每5人中有1人,对认知症长者的照护一直是家庭和政府的一大难题。

  老人照护难度大,风险高,不愿意收,湖南省范围内鲜有专门针对认知症长者提供专业照护的疗养机构,难以满足认知症老人的照护需求,社区里对认知症长者照护的专业支撑就更少了。

  “创业的缘由,是因为我的好朋友李岚,也是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的创始人。她的奶奶患上了认知症,一家人想要好好照顾老人,却是有心无力,便想自己开办一家养老院。而我的父母年纪也大了,身体不好,我也想为老年人这个群体做些事情。”王三香是广州一家三甲医院的护士长,得知李岚的想法后一拍即合,辞职创业。2018年11月,长沙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试运营。

  创业之路也并非一路坦途,王三香透露,阿默认知症照护中心的每个员工都有被老人打伤的经历。2020年7月,护理员陈迹辆帮一位新来的老人洗澡,老人不愿配合,她的两只手臂被严重抓伤。“当时我痛得眼泪都出来了,但在之后的相处中,悉心的照料让我很快获得了老人的信任,并且成了她最亲近的人。有一次我连休了4天假,上班时老人一看到我立马抱住了我,颤抖着说‘以为我再也不会来了’,我的眼泪一瞬间就汹涌而出。”在陈迹辆看来,这份工作虽然要受很多委屈,但她觉得值。

  ■三湘都市报·华声在线记者 潘显璇新湖南客户端·华声在线记者 张春祥 田甜

上一篇:32亿定增落地 德方纳米产能将翻番
下一篇:只比你努力一点点其实已经甩你很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