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做到每一天比前一天更好” 专访中国花样滑冰女子单人选手朱易

  “我想做到每一天比前一天更好” 专访中国花样滑冰女子单人选手朱易2月15日晚,朱易在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短节目上登场。伴随着《Paint It Black》的旋律,她渐入佳境,较好地完成了所有技术动作。等分区内,热烈的掌声和欢呼中,朱易微笑着向观众比心。这套节目收获了53.44分,突破团体赛短节目成绩。

  花样滑冰对朱易究竟意味着什么?她的奥运选拔之旅是怎样的,未来又有着哪些规划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对朱易进行了采访。从她的回答中,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朱易——认真、诚恳,努力追逐梦想的19岁女孩。

  朱易:7岁那年,一个朋友拉着我去冰场,那是我第一次上冰,感觉特别开心。之后我总让妈妈带我去滑,对花滑的感情也越来越深。

  我非常喜欢花滑。因为身体条件、技术条件不同,每一个花滑运动员有他们的特点,在滑行、表演中也会展现出自己的个性,用节目来表达自己,我感觉这是花滑很有魅力、很有趣的一点。

  朱易: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终于回国了。因为我从小一直在美国生活,放假的时候基本也一直在那边训练,周围的人说的都是英文,在外面几乎没有练习中文的机会。其实这多少有点怪自己,因为爸爸妈妈在家里会用中文聊天,很多时候我是能听懂的,但是没怎么主动尝试去说,所以在语言组织上会有一些困难。

  回国这几年,在国家集训队大家都特别愿意帮助我,我听不明白、表达不清楚的时候,他们从来都不着急,而是特别耐心地给我解释,说这个是什么意思,那个又是什么意思。他们还教我方言,比如我发现东北话特别喜欢用“啥”,干啥呢、你瞅啥,类似这样的,特别有意思。

  朱易:刚回来的时候有点不习惯,我们教练的要求很高,比如会让我在短时间内连续滑两场自由滑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。训练节奏也比较紧张,上下午各有3到4个小时的上冰练习,晚上有晚课,一周还会有3到4个小时的体能课,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训练。后来由于疫情原因,需要长期在队里封闭训练,没办法回家,时间长了也会有感觉很苦很累、怀疑自己的时候。后来我发现,战胜困难的办法就是多练,摔倒一次就站起来一次,摔倒一百次就站起来一百次,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学习,慢慢进步。我非常感谢教练团队,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真的得到很大提高。

  记者:一名花滑运动员在跳出成功的跳跃之前,都要经历无数次跌倒。是什么在支持着你继续进行花滑?

  朱易:花滑训练很辛苦,但是每一名喜爱这项运动的运动员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,大家都很不容易,不止是我一个人。而且因为练习的过程很苦,你就想让自己更强大,也会更爱这个运动。对我来说,我想做到每一天比前一天更好,想在每一次练习、每一场比赛中提高自己。回国以来,我一直是这么想的,也是在这么努力的。这种想法支持着我继续花滑。

  记者:你在选拔赛后获得了参加北京冬奥的资格,能否分享一下参加奥运选拔赛的经历?团队内的气氛是怎样的?

  朱易:选拔赛一共是3站5场,选4场个人最好成绩相加,取总分最高的选手参加北京冬奥。我们三名女单选手都拼到了最后,我的总分稍微高一点点。

  在此之前,我参加了花样滑冰大奖赛意大利站的比赛,第一次领略了世界大赛的风采。在教练的指导和帮助下,我的心态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很大提高,在都灵刷新了个人运动生涯的最好成绩,这次经历让我对参加选拔赛有了更大的信心。

  我的队友过去都有着很出色的成绩,我们也曾一起参加过比赛。选拔赛时,早上比短节目,下午比自由滑,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强度这么大的比赛。没有比赛的时候就不断地重复训练。我知道大家都感觉到很大压力,因为我们真的都非常想成功,我们三个女孩都有很优秀的地方。

  我特别感谢自己有机会能够跟她们训练,跟她们比赛。我们队伍内部的气氛很好,大家相互支持,也互相了解情况。因为三个人都一起在为梦想拼搏,所以很理解彼此的感受。

  记者:你曾经说过,代表国家出战奥运是你的梦想。现在真正站上了北京冬奥会的赛场,对你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?

  朱易:对我来说,意义超级大,超级超级大。我之前去现场看了男单的自由滑比赛,看到金博洋的表现,感动到完全憋不住眼泪。对我们来说,这4年有过很多困难和挑战,受过大大小小的伤,也会因为失落感到迷茫,想着我是不是就走到这里了?在最苦最难的时候,支撑着我们的就是要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这种信念,队友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,让我重新找回自己。能够站到这里,我非常感恩。

  团体赛我站在赛场上时,感觉到“场地真大啊”,好像比我参加的任何一个比赛的场地都要更大。我特别想好好表现,向大家展示我的能力,但我没能做到,这让我很难过。

  记者:你今年19岁,平时如何分配学习和训练的时间,未来对自己有着怎样的规划?

  朱易:为了更好地参加花滑比赛,这一年我暂时处于休学状态,因为每天的训练强度很大,只能利用空闲时间自学。我特别希望能借助北京冬奥会这个平台,带动咱们国家更多的小朋友感受到花滑这项运动的魅力,对它产生兴趣,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好苗子。

  我知道现在我们的女单距离国际顶尖水平还有很大差距,我真的很希望能见证它的发展与进步。未来我可能会选择当一名花滑教练,和我们的教练团队并肩战斗,也想把国外高水平的教练请过来,一起努力帮助提高国内这个项目的实力和水平。只要想到可能会有小选手在这里慢慢成长起来,最终代表中国站到国际大赛的领奖台上,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了。

上一篇:外交部就中委合作问题、美官员妄议中拉关系等答问
下一篇:ayx爱游戏官网下载:峨眉山女背工每天背1吨建材获点赞:“想为你买一瓶水”(图)